轮播

悲惨世界
发布时间:2011-04-09 06:09:37 | 作者: | 文章来源: | 点击数:


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有一天,一位叫割风伯伯的老头被马车压在车底下,眼看要被压死了。恰好马德兰市长路过,他凭自己的大力气把马车托起,救了割风老头。他还为割风治好伤,后来又介绍他到巴黎一个女修道院当园丁。割风老人对市长十分感激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芳汀在马德兰工厂当女工,隐匿了自己的过去,同时也避免和人谈起她的女儿。但她的秘密被一个长舌妇人维克杜尼昂夫人知道了,她向车间女管理员告密。管理员遵照马德兰先生在招收工人时提出的条件,把芳汀当作“不诚实的女人”解雇了。从此,芳汀的苦难降临了,她挨家挨户恳求别人雇她当佣人,却没有人要她。她拖欠房东的房租,连女儿的寄养费也无法按月寄去。收养珂赛特的德纳第夫妇是一对贪财好利的小市民,他们以各种名目向芳汀勒索,寄养费已由每月六法郎增至十五法郎了。一次,德纳第以给珂赛特添置寒衣为借口,写信给芳汀要十法郎,芳汀无计可施,把自己漂亮的金发剪下卖了十法郎寄去。另一次,德纳第写信说珂赛特害了猩红热,要她寄四十法郎,芳汀无法可想,只得卖掉自己珍珠般的牙齿。这样一来,她变老变丑了,最后沦落为妓女,而且还得了肺病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一位绅士在街头侮辱芳汀,芳汀回骂了几句,刚好被警察沙威看见了,他要判芳汀六个月监禁。马德兰市长出来解围,芳汀看到市长,便联想到自己被马德兰工厂解雇的事,怒火中烧,把全部怨气向他发泄出来。她责怪马德兰害她落到这步田地。马德兰向她赔不是,命令沙威放了她,并把她接到自己家里养病,替她还清了一切债务,还准备把她多年分离的女儿接来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可是,正在这时发生了一桩意外的事。一位叫商马第伯伯的穷人,因偷了人家制酒的苹果被捕了。关押在阿拉斯省城监狱里。监狱看守布莱原先是个老苦役犯,他把商马第看作了冉阿让。因为他们年纪、相貌、身材都很象。另两个被判终身监禁的囚犯,也断定商马第就是冉阿让。这样沙威多年要侦察的冉阿让竟在监狱里了。他感到错怀疑了马德兰市长,向他赔不是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不久,商马第案件要开庭审判了。这时,马德兰市长思想斗争十分激烈,因为他就是冉阿让。他原本“埋名、立德、远避人世,皈依上帝”。眼前发生的事,却轰毁了他的人生理想。摆在他面前只有两条路:要么,他昧着良心,让别人为他顶缸;要么,他得去自首,重进监狱。最后,他选择了后一条道路,决定去投案,搭救那个蒙受不白之冤的人。他想他这样做“外表是重入地狱,实际上却是出地狱”。他到阿拉斯法庭上公开了自己原来的身份,于是商马第伯伯得到了释放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沙威奉命逮捕冉阿让。冉阿让要求宽限三天,等他去把芳汀孩子接来和芳汀团聚后再进监狱,但沙威不肯,他抓住冉阿让衣领,穷凶极恶地骂冉阿让是土匪、贼、苦役犯。为此,重病中的芳汀被吓死。冉阿让被捕后,再度越狱逃出,亲自料理了芳汀的后事。他便向巴黎走去,去领取他在那里的银行存款。然后,他返回孟费眉镇去赎领芳汀的女儿,可是这时他被捕了,并被法庭判处终身苦役。直至一八二三年十一月,他爬上战船阿利雍号的桅杆上搭救一个水手时,他才装着失足落水的样子,泅水逃走了(人们却以为他淹死了)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德纳第客店,由于主人一味狠毒,生意十分清淡。小珂赛特在店中已长成八岁了。她体瘦面黄,看上去象个六岁孩子。两只大眼睛深深地隐在一层阴影里,已经失去了光彩。这是由于经常哭泣的缘故。她所有的衣服只是一身破布,在夏季会教人见了可怜,冬季教人见了难受。“她吃得比狗好一些,比猫又差一些;并且猫和狗还经常是她的同餐者。”她承担客店中所有的杂务,整天不停地洗、擦、打扫和提水。人们都叫她“百灵鸟”,因为她并不比小鸟大多少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店主德纳第早年当过兵,是一个在滑铁卢战场上盗窃过死人财物的卑劣小人。他的老婆是身材高大的蛮婆,凶狠而恶毒。这对男女是“一唱一随的奸刁鬼和女瘟神,是一对丑毛驴和劣马”。珂赛特活在他们中间,受着两方面的压力,好象一头小动物,同时受到磨盘的挤压和铁钳的撕裂。德纳第的客店好象是处蜘蛛网,珂赛特被缚在那上面发抖。她被老板娘打的遍休鳞伤,过冬连双鞋子也没有。天黑了,珂赛特还得提着比自己大的水桶到林子里提水。她又寒冷又害怕。一天傍晚,来了个衣衫褴褛的老人,他帮珂赛特把盛满水的大水桶提回家。晚上,他便住在德纳第客店中,他对珂赛特十分关怀和爱护,并用一千五百法郎的高价,从店主那里把她买了去。原来这便是前来搭救她的冉阿让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冉阿让把珂赛特带往巴黎,在一个荒僻的地段,租了间房子住了下来。他教她识字,把他全部热情和慈爱都灌注在珂赛特的身上。白天,冉阿让从不出门,每到黄昏时候,他才出去遛达一两个钟头,而且总是拣那些最偏僻的胡同走,经常是和珂赛特一道。他把钱施舍给叫化子。一次当他把钱塞给一个老乞丐时,他认出这乞丐竟是化了装的沙威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沙威原以为冉阿让在战船阿利雍号上落水死了。后来他在一张报纸上,偶然读到一则新闻,说有位不知名的苦役犯到孟费眉骗走一个小女孩。于是他怀疑冉阿让还活着,便寻访到巴黎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冉阿让被沙威发现后,连夜带着小珂赛特逃跑。沙威带着警察在后面紧紧追赶。冉阿让被困在一条死胡同里,进退维谷。正在危急之际,冉阿让使出了他几次越狱逃跑的绝技,攀上了一堵高墙,并用路灯绳子缚住珂赛特的腰间,把她提上墙头,脱离了险境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   墙那面是一座宽大的园子,原来那是个女修道院。看园子的老头是当年马德兰市长救过他命的割风老爷爷。gcN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  巧遇,使冉阿让获得了活路。割风老爹让他躲在自己的住房里,后来又去恳求院长,说冉阿让是他的兄弟,让他到园中来当园丁,院长答应了。这样冉阿让必须首先离开园中,然后才能以兄弟名义从大门把他引进来。当时,女修道院守森严,前门有门房,天黑后便下锁。如果再次翻墙出去,便要担风险。刚好,院内死了个嬷嬷,按规定死人要埋在院外公墓里,但院长遵从死者意旨,破例把她葬在圣坛的祭台下,这样便必须反空棺材抬也去埋葬,以掩人耳目。割风爷爷认为这是个好机会,他让冉阿让躺进空棺材,被抬到院外墓地,然后在那儿把他放出来。从此,冉阿让便以割二的合法身份在女修道院中生活下来。


关闭窗口  
上一篇:童年
下一篇:简·爱

版权所有©辽宁职业学院 地址:辽宁省铁岭市银州区岭东街一委 邮编:112099 E-mail:lnvcc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