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住心底的那份忠诚
发布时间:2012-06-21 14:04:42 | 作者:谢文君 高刚 | 文章来源:东北新闻网 | 点击数:

 CKZ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60、图片2.jpg
指着门上贴的红纸福字,乡亲们说起他——田守诚。
过去俺祖祖辈辈在这门上贴财神,可财神没给俺招来财。跟他养蟹,蟹田成了咱的“银行”,蟹让咱鼓起了腰包。兜里的钱,家里的财,都是他指导着挣出来的。
现在过年时,乡亲们家家贴的是他最喜欢的红红的福字!
在盘山县,大家都称他“蟹专家”,是农民致富的“财神”;还有人称他为“身边的焦裕禄”,是驮着农民致富的老黄牛。无论哪种称呼,承载的都是全县蟹民难以言表的赞誉和感激。
今天,不管哪个村庄,只要听说老田头来了,认识的,不认识的,村民们都想和他唠上两句,有的只是为了握个手、递支烟。
用盘山人的话说,日子会流走,但那个坐在炕头、蹲在地头,一头扎进蟹池里、一脚踩进泥地里,把父老乡亲捧在手心子里、暖在心窝子里的老党员——田守诚,他们会记一辈子。
共产党员啥样,咱老百姓从老田身上看到了
1987年,田守诚还当局长那会儿,胡家镇村民毛志明听说县上人工孵化蟹苗儿成功了,也琢磨着要走养蟹这条道。
可到了县水产局一问,蟹苗根本买不着。
毛志明急得没招,蹦出一句话:“实在不行,我去找局长想办法。”
“人家大局长,能搭理咱一个老百姓?算了吧!”家里人泼冷水。
横竖试一试。毛志明找到了田守诚。
没想到,田老那么和气,那么爽快。
“你放心,蟹苗我一定想办法给你匀一些。”拍着毛志明的肩膀,田守诚说:“不但给你匀蟹苗,我还另外专门给你派个技术员,你看咋样?”
毛志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“不过,咱得来个君子协定,养蟹上你有任何困难,我帮你解决;如果你养好了,那你可得帮我把养蟹的好处宣传宣传!”
毛志明一口答应,飞一般地跑回家。
他当即承包了150亩撂荒地,投放了53斤蟹苗。田守诚指派的技术员那叫一个认真负责,和毛志明一起摸爬滚打。
关键时候,田守诚更是隔三差五过来看看。特别是到了扣蟹长成前后,田守诚几乎每天都来,手把手地指导。
秋后,就在这块破烂地上,毛志明一下子净挣5.5万元。五万五啊,在当时那可是个天文数字。
田守诚借势大力推动,把胡家作为河蟹养殖的试点镇,河蟹养殖从胡家迅速推向全县。
1998年,盘山县成立了老科协。田守诚一听此事,马上主动请缨,指导农民养蟹。
他一口气与18户蟹农结成了帮扶对子,为每户蟹农建立了河蟹养殖档案,逐个环节记录河蟹生长情况。
每天他都要到养殖户的田里去转一转,看一看。
“春雨初晴奔农村,技术指导贵在勤;喜见蟹农抓早字,一寸光阴一寸金”,田守诚写的一首小诗足见他帮扶农户的喜悦心情。
“传播技术凄苦心,晓情说理尊重人;切磋技术补长短,最大心愿富农民”,则是他帮扶经历的真实写照。
当年,他扶助的18户蟹农都获得了大丰收,每亩增收50元左右。
河蟹养殖的规模大了,田守诚到各个养殖户家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。
这些年,田守诚到底走烂了多少双鞋,没人能数得清。只知道,近30年田老为蟹农服务走过的路累计可达10万公里,可以绕地球两周半。
盘山县上百个河蟹养殖小区,没有人记得清他究竟去过了多少次。只知道,他熟悉这些小区,就像回自己家一样。
哪块地是谁家的,养了多少亩,放了多少苗,田守诚一清二楚。只要蟹农有需要,他总是第一时间赶到。谁家养蟹挣不着钱,田老比谁都着急。
盘锦人徐永桥到南京养河蟹,辛苦没少付,但就是不见钱。田守诚自费千里迢迢赶到南京,手把手指导,蟹种选择、放养密度、饵料投喂方法一一改进,徐永桥当年就赢利了。
蟹农史庆义的河蟹得了病,只是想在电话里向田老咨询,可田守诚像接到命令一样,雇了辆三轮车,跑了50多里地赶到史家。
凭经验,田守诚完全可以正确诊断出河蟹的病情,但“农民的事来不得半点马虎”,田守诚坚持用仪器对水质、养殖密度等进行精确测算。找到了病根,田守诚忙着给蟹田换水、施药,河蟹的病情明显好转。
回家后,田守诚还惦记着史家的河蟹。当得知治疗效果没有达到预期时,他立马自掏腰包重新买药,再一次打车来到了史家蟹田。
看着八旬老人为自己忙前忙后,史庆义的一句话意味深长:“共产党员啥样,咱老百姓从田老身上看到了!”
咱都念着老田的好,可就想不出报答他的好法子
第一次到离家30多公里以外的河蟹养殖示范场看父亲,田守诚的女儿是流着眼泪走的。
那天下着大雨,四处漏雨的窝棚里没有人。湿滑的田埂地里,父亲一瘸一拐地走来,人又黑又瘦,浑身沾满泥水。
“爸呀,你都70多岁的人啦,这么干图个啥呀?”女儿的眼泪忍不住涌了出来。
之后,女儿再来这儿,看到的是乡亲们说起她的父亲时也落泪了。
得胜镇坝东村村民张书贵,日子过得紧巴。田守诚和他闲聊:“书贵啊,咱爷俩处这么长时间了,有些话你别不爱听,你光种那点地能行吗?”
“我也想干点啥,可是……”张书贵欲言又止。
田守诚说得实在:“干别的我不在行,可养螃蟹我懂。蟹苗我这也有,你也养点螃蟹吧,赚了是你的,赔了算我的。”
40斤蟹苗价值8000多元,全部投进了张家的稻田。田守诚像管理自家蟹田一样悉心照料。
秋后,张书贵纯收入两万多元,卖完河蟹,第一件事就是把田守诚请到家,递过一沓钞票。
田守诚推开他的手:“书贵啊,咱当初咋说的现在就咋办。钱我肯定不要,酒我倒要喝你一顿。”
两个菜,一壶酒,喝得张书贵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。
像张书贵这样的养蟹户,田老帮助过2000多户,受益额达3000万元。
“我最大的夙愿,就是让更多的农民走上致富之路。”田守诚说。
那年3月的一天,风大、天冷,田守诚又一次来到陆家乡齐家福家的蟹田,指导延长养殖期技术。
河蟹越冬池旁,只见田守诚用拳头顶着胆区,脸色苍白,浑身大汗,厚厚的衣服都湿透了。齐家福知道,做过胆囊手术的田老胆病又犯了。
“老爷子,今天就别下蟹池了,您老的身体要紧啊!”
“没事啊,挺一会儿,疼劲儿过去就好了,我不下去看看不放心啊。”
七尺高的齐家福心疼地蹲在蟹田边,脸埋在手里,任由眼泪往下掉。
村民田树满,一家养了两个大学生,日子过得捉襟见肘。
田守诚带着他养螃蟹,他家的生活很快就得以改善。田树满不忘恩人,在田守诚从村里返城时硬塞给他一兜螃蟹。
客车开出去不远,田树满就接到田守诚的电话:“您赶紧往前面跑几步,螃蟹我给您放路边了。”拎起田守诚放在路边的螃蟹,田树满眼泪止不住夺眶而出。
一次,田守诚和胡家镇河蟹协会的人一起考察镇里的河蟹养殖水域,一直忙到中午12点多才歇口气。
“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请田老吃顿饭,表达一下我们的心意。”这样想着,协会会长闫百文硬把田守诚拽进了一个小饭馆。
饭后发现,田守诚已悄悄把账给结了。
闫百文急了,说什么也要把饭钱还给田守诚。“20多年了,您在我们胡家镇没吃过一顿饭。今天又是给公家干活,这顿饭于情于理都应该我们协会请您。”
田守诚摆摆手:“别跟我争,我的退休金不低,花一点闪不了腰、岔不了气。你们的钱能省点就省点,留着给大伙办事用。”
“没有田老的指导和帮助,就没有我们蟹农富得流油的今天。”
盘山蟹农都念着田守诚的好,更觉得亏欠田守诚许多许多。不要钱、不收礼,百姓实在想不出报答田老的好法子。
田守诚却说得真诚:“如果非要谢我,那就把谢我的钱用在养蟹上。多养蟹、养好蟹,日子过得一天比一天红火,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。”
老田成就了多少富翁,可唯独他不是
1993年春天,田守诚收获了3000斤上等蟹苗,闻讯赶来的经纪人踩破了门槛。
有一人当场拍板:“每斤100元,我包了。”
田守诚只回了一句话,“去年秋天,我就答应给县示范场了。”
经纪人急了,“你不会算账啊,100元一斤你不卖,卖25块钱。”
田守诚道:“这叫信用。”
为此,这一笔交易他就少收入了20多万元。
就在运送蟹苗到示范场途中,有两个人在路上要求搭车。
上车后,一人从兜里掏出3000元钱,递给田守诚:“老爷子,这车上的蟹苗也没数,你高抬贵手,让我捞点就行。”
田守诚“嘿嘿”一笑:“小伙子,你看错人了,20多万我都没稀罕,还在乎你这3000元。”
在当时,这20万元能买两套像样的楼房。而当时,田守诚一家住的却是没有暖气的房子。
2004年,田守诚搬进了一栋建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老楼,小区既没有院落,又没有停车场,更没有公共绿地。
沿着建在楼外的公共楼梯,走进三楼田老的家,室内陈设一如室外一样陈旧。
而盘山近10万养蟹人中,很多人家都因为养蟹盖起了小二楼、开上了小汽车,银行的存款噌噌往上蹿。
“他最应当有钱!这些年来,他成就了多少个百万富翁,可他不是。”盘山县委书记杨建军深有感触地说,“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他一直致力于盘山的河蟹产业,穷其一生,坚持一件事。”
杨建军的话没错。近30年来,田守诚探索、总结出的多项河蟹养殖实用技术,如果申请专利,每一项都能使他成为百万富翁、千万富翁。可他却在第一时间发表、公布、传授,毫无保留、毫不犹豫地全部奉献。
2006年,田守诚在网上创建了自己的博客,将他多年积累的养蟹经验、技术发在博客上。
76岁高龄的老人开博客的消息一时间轰动了全国,各地蟹农纷纷上网向他求教,他都根据需求认真解答。为了赶写文章,提供更多的养蟹经验与技术,他时常一熬就到深夜……
一天晚上,儿子来到父亲家,一进屋就看见父亲伏在案台上睡着了,手中还握着钢笔,身披的外套已经滑落,手旁除了已经整理好的厚厚的博客文稿外,还有装满烟蒂的烟灰缸……
就这样,田老抓紧一切时间研究、撰写有关河蟹产业的文章。到现在,已出版一部《河蟹记事》,在博客上发表论文、经验体会、技术措施等文章300多篇、100多万字,全国各地有3万多人点击浏览并从中受益。
田守诚的无私奉献,换来的是大家的尊重和敬佩,是冲天的热情和干劲,更发展到如今盘山80万亩养殖规模、3.5万吨成蟹年产量、逾21亿元年产值、近10万从业人员,农民年人均增收2000多元。
“每到‘秋风起,蟹脚痒’的时候,我都要到农贸市场转转,看到农民因为养河蟹赚了钱,我会心满意足地悄悄走开。”说这话时,田守诚“醉”在其中。
这是多么幸福的陶醉!只有共产党人才拥有这种陶醉,因为共产党人的幸福在人民的幸福之中!
 


关闭窗口  

版权所有©辽宁职业学院 地址:辽宁省铁岭市银州区岭东街一委 邮编:112099 E-mail:lnvcc@126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