守住心底的那份忠诚
发布时间:2012-06-21 14:02:45 | 作者:冯庆洋 | 文章来源:辽宁日报 | 点击数:

 RMe辽宁职业学院-国家骨干高职院校

59、图片.jpg
像往常一样,不到6时,田守诚就出发了。
从家直奔蟹田。那里是他生活的一个重心,那里有他心爱的宝贝——河蟹。
盘山的沟沟岔岔,留下这位82岁老人的脚印。
28年了,脚步不曾停歇,依然坚定,只为那句“党交的任务,头拱地也要办好”的誓言。
这誓言化作一辈子的信念,一辈子的责任,一辈子的追求。
这追求让他扎根泥土,执着坚守。
这追求让他不为名利,甘于奉献。
28年的努力,他把濒临绝迹的河蟹又请回了大辽河入海口,使盘锦河蟹口碑不输阳澄湖大闸蟹,让全县农民人均增收2000元,全国20多个地区推广稻蟹混养模式。
从在岗在职一心为民,到解甲归田造福百姓,几十年如一日,田守诚在与时代共进中不断完善和提高自身,并始终保持共产党人“为人民服务”的价值追求。
“兴一个产业,富一方农民”。82岁的田守诚,壮心不已。82岁的田守诚,仍在路上。
“党交给的任务,就是豁上一辈子也要干好”
盘山,辽河下游,渤海之滨。
这里自古盛产河蟹,而且是只有长江水系和辽河水系才有的珍贵蟹种——中华绒螯蟹。
然而,盘锦河蟹从原先“走路直绊脚”,到“平常看不到,看到吓一跳”,仅仅过了不到20年的时间。
原来,河蟹是“海水里生、淡水里长”,因为建河闸、堤坝,阻住了它们往返河海繁殖的通道。对此,时任盘山县计委副主任的田守诚忧心如焚。
“河蟹是老天赐给我们的宝物,是最好、最大的多种经营项目,如果盘山遍地都是螃蟹,就不愁老百姓不富。”1983年6月,在县“多种经营会”上,田守诚提出了建议。
县领导特批了5000元启动资金,让他牵头把河蟹资源恢复起来。
“党交给的任务,无论千难万难,不管十年二十年,就是头拱地,豁上一辈子,也一定把这件事办好。”
拿着这笔资金,田守诚立马张罗人到海边捞蟹苗。3天时间,捞了1000多斤,用船运出海,连夜投到沟盘运河、八一和甜水青年水库。
转年的秋天就看到效果了,这几个水库周边群众反映,河蟹多得走路“直扑脚面”。
田守诚赶到库区,给摸黑抓蟹的人吃了颗定心丸:“这里的蟹苗是政府投放的,就是为了让你们抓去卖钱,大家可以放心地抓。”
然而1984年,田守诚再次带人到海里捕捞蟹苗时,却一无所获。
为什么?只有一个原因:成蟹入海的通道被堵死,海里哪会有那么多蟹苗?
怎么办?田守诚苦思冥想,道路似乎只有一条——人工繁育蟹苗。
就在田守诚准备“开方配药”时,他迎来了人生的一次重要机遇。
那年,盘锦建市,市计委想调他到市里工作;而盘山县计委主任刚走,又空出来一个“正职”。
然而,田守诚作出的选择令人瞠目结舌:到刚成立的县水产局当局长。
“老田,你傻啊!错过这次机会,就再也没有机会了。”老同事们劝他。
“可我实在放不下河蟹这事儿。”田守诚说,“我们不求螃蟹爬到被窝里,哪怕恢复到五六十年代水平的一半,老百姓的日子就好过多了。”
于是,田守诚走马上任,人工培育蟹苗也提上了日程。
可人工育苗在北方是一个“开天辟地”的事,就凭水产局这几杆“土枪土炮”,行吗?
一个字“干”!本可以在办公室里指挥协调的田守诚,带着5个人,一头扎进了河蟹养殖技术研究的生产一线。
育苗基地离县城100多里地,方圆几十里没人烟,喝口淡水要到30里地外去拉。每次进驻基地,一呆就是十天半个月。住的就是临时搭建的草棚,春天,房子四面透风,冷得上牙直打下牙;夏天,苇荡密不透风,被褥都能拧出水来。
每天凌晨4点就开始忙碌,一直到后半夜。没有节假日,没有星期天。
失败、重来,再失败、再重来。那段日子,由于极度劳累和缺乏营养,田守诚满嘴大泡,吃饭都张不开嘴。可他硬是挺着,有回整整21天没离开基地。在那21天里,有一次他晕倒在试验田里,醒来后,继续干。
功夫不负有心人,1985年,盘山县水产局育出了第一批人工蟹苗40斤。
别小瞧这40斤蟹苗,它实现了北方河蟹史上的三个首创:首创北方河蟹人工育苗室,首创淡水种蟹越冬,首创河蟹人工育苗成功。
别小瞧这40斤蟹苗,这可是点亮盘锦河蟹产业的“星星火种”。
有了蟹种,怎样才能让农民心甘情愿地养呢?
田守诚开始挨家挨户“讲课”。今天一家,明天一户,一天你听不懂,明天我再来。老伴说他这法子太笨,他说:“你别忘了农民的炕头啊,那是咱共产党打天下坐江山的‘大本营’!”
几番动员,田守诚说服了30个农户,并在“蟹苗无偿送给农户,无偿提供服务,全程参与管理,收益全部归农户”的字据上按了手印。
打那以后,他自己也成了一个农民。无论风霜雨雪,每个养殖户的地里都是他的主场……
秋天再到这里,30个养殖户卖掉河蟹,一拨拉算盘,收入整整比种水稻翻了一番。
越来越多的人看到养河蟹的好,1988年,仅胡家镇就有120多户主动要求养蟹,年终盘点,户均盈利都在2万元以上。当时万元户在全县都是凤毛麟角。
初战告捷,田守诚率领一班人乘胜追击,下江南、跑湖广,历尽波折,又很快打开了南方市场。蟹苗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南方各地,最高时每公斤卖到1.4万元的天价。
盘山的河蟹养殖火了。养殖规模滚雪球似的不断扩大,到1994年,全县河蟹养殖面积达到10万亩;长江流域包括巢湖、泗洪、芜湖等地的养殖户,千里迢迢来买盘山的河蟹种苗;河北、天津、黑龙江等地农民,纷纷来取经;河北、天津沿海县区也学着搞起了蟹苗孵化。
盘山县从此进入了大养蟹时代。
“只有退休的官,没有退休的共产党员”
1993年,田守诚光荣离休。
“这些年辛苦你了,现在我有时间了,一定好好陪着你。”田守诚跟老伴承诺。
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,他心里顿时空荡荡的。接着几天,吃不香,睡不好。
田守诚心里明白,这是自己心有不甘。尽管河蟹养殖已经红红火火地发展起来,但是一些关键技术还没彻底解决,盘山河蟹的个头赶不上南方蟹,如果能把盘山的河蟹养大,那农民就会多上几倍的收入……
机缘巧合,当年县里决定建立一个河蟹养殖示范基地。“我身体硬邦邦的,还能干很多事。”田守诚自告奋勇,申请承办。“当时我感到热血沸腾、充满自信,空荡荡的心又找到了幸福的感觉……”
基地在离家30多公里以外的荒野,儿女们心疼他,不同意,“年纪大了,也该歇歇了,咱不挣这份钱”。
“我不是为了挣钱,而是想用我这十几年积累的经验,来完成我在职时没完成的事。养河蟹搞好了,就是盘山老百姓最好的致富路,开好这条路,是爸的梦想。你们也都是党员,你们要支持我。”
为了尽快破解“北方养不出大蟹”,田守诚索性吃住在基地,与蟹为伴,日夜观察,这一住就是7年。
近三千个日日夜夜,最终,田守诚攻克了养大蟹关键技术——扣蟹性早熟这一难题。
“以前养蟹,由于掌握不好温度,很多螃蟹在扣蟹时就已性成熟不再生长。现在这个问题我早已解决,技术都传授给老百姓了。”
田守诚说得轻松,可谁知7年中他付出的艰辛。
四处漏风的简易棚子就是他的固定住所;几块木板搭起的床铺就是他睡觉的地方。困了,就窝在吱吱作响的小床上眯上一会儿;饿了,就胡乱对付一口东西咽下……
老伴实在看不下去了,索性从城里搬来,只为能让他喝上口热水,吃上热乎饭菜。
“500米×1500米”的标准化养殖基地,转上一圈下来就得8里地,而每天,田守诚至少转一遍,湿滑的田埂路上,一趟下来至少要两个钟头。
越是打雷刮风,越是下大雨,他越要到田里面去看看,因为那是检验他“宝贝”的关键时刻。
1999年,他患上了多发性脑梗塞,又做了胆切除手术,可一出院就直奔基地。
凡来取经的,全面参观,认真传授;应邀讲课的,讲深讲透,有问必答;技术员要多少派多少,并且派最好的去。
他随身带着“三件宝”。第一件是一杆小秤,每到一地,他都要抓几只螃蟹称称重量,看是不是需要调整饵料的密度和质量;第二件是一个小本,密密麻麻记着每个养殖户的情况;第三件是一个小马扎,年龄大了,得过脑梗塞,又做了两次胆部手术,在田间地头站久了,就坐下来歇歇。
每次下乡指导,他都不舍得打车,坐客车、打“板的”到养殖户的蟹田。来回的车费,每年都得上千元,每次都是自掏腰包。
有人问,“你都离休了,怎么不陪陪家人,安享晚年?”田守诚答,“只有退休的官,没有退休的共产党员!”
有人说他傻,他却说,“看见老百姓都挣钱了,我就高兴。”
有人觉得老田亏,“到退休,仍是个科级干部”。
可他心里有本账,“人的一生不应以追求官位的大小来确定是否有价值,而应该以回报社会大小来衡量生命意义。”这7年,他将养蟹工程规范化,摸索出一项又一项养蟹新技术,成功解决了黄、绿蟹种的区分问题和如何控制幼蟹性早熟问题,创出了一条野生放流与人工养殖相结合的新路。使盘山河蟹在品质上实现了“个大味美”的重大突破,在全国河蟹大赛中荣获最佳口感奖等多项金奖。从此,盘山、盘锦,乃至中国北方地区从“大养蟹”进入了“养大蟹”的崭新发展阶段。
如今,盘山的河蟹产业蓬勃发展,已经成为全县农民致富的支柱产业。养殖规模达到空前的80万亩,年产河蟹3.5万吨,产值21亿元,农民年人均增收2000多元,全县有近10万人从事河蟹生产。盘山成为名副其实的“中国河蟹产业第一县”。
田守诚幽默地说,本想当个北方老大,一不小心,成了全国第一。
“只要还能动弹一天,就要贡献出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全部力量”
在盘山河蟹产业发展的关键节点,田守诚敢为人先,一次次打出“战略牌”。
“水稻田里养蟹,既可以确保水稻、河蟹绿色无污染,又可以促进水稻增产,达到一水两用、一地双收、稻蟹双赢。”这就是闻名全国的“盘山模式”,也是盘山农民的主要致富产业。
他攻破了蟹苗人工孵化的技术难题,填补了中国北方蟹苗人工孵化技术空白,开启了辽宁河蟹人工养殖产业的先河,提出了从“大养蟹”到“养大蟹”,推进了河蟹养殖规模化和产业化发展。
“有水就有蟹,出门就捞钱”。预言着田守诚丰厚的创造力。
而只有知道为了谁的人,才能视事业如生命,浑身才有使不完的劲,工作中有想不完的点子。
2005年,田守诚再一次提出大胆设想:打开拦海大闸,引水中蟹苗入境,走人工与自然结合的生态发展之路。
“海上的蟹苗多吗?”为了拿出让决策人信服的依据,从2005年起,每年汛期到来之前,田守诚都要步行40多里路,到盘山海域拦河闸前,跟踪了解天然蟹苗洄游情况。一发现天然蟹苗涌来,赶紧向县里领导汇报,在确保农业用水情况下,打开万金滩、太平河、一统河闸门,引天然蟹苗入境。
2009年,田守诚作了两项探索,一是用野生苗与养殖苗对比养成规格差异;二是捞取天然苗,在稻田、苇田中以稀放粗养的方式,探索可接续生长、形态明显的大扣蟹培育途径。
这两年,在他的倡议下,盘山县陆续投入30万元,购买大批优质蟹苗,无偿投放在水库、河道、沟汊,使境内72公里、3000多亩沉睡的河流得到了充分利用,共培育出40多万斤蟹种,养出70多万斤大规格成蟹,为群众创造的经济效益是30万元的120倍。
这些年,田守诚获得各种荣誉27项,省“老干部先进个人”、“优秀科技工作者”,市“优秀共产党员”……
“您最看重哪个称号?”
“优秀共产党员,做到这个就知足了。”田守诚毫不犹豫地说。
优秀共产党员,田守诚当之无愧。28年,他把优秀作为一种习惯、把创新作为一种求索、把服务作为一种责任。
82岁的田守诚,现在琢磨的是“只要我身体允许,只要我还能动弹一天,就要贡献出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全部力量!”
他想为推广盘山河蟹这个品牌再多想办法;他想搞好传帮带,多培养一些实用型的人才;他想抓紧时间,多写文章来传播河蟹养殖技术,让更多的农民发家致富。
“我最敬佩的人是焦裕禄,还有那个种树的杨善洲。”说这话时,田守诚脸上露出了淳朴的笑容。
生命在耄耋之年焕发出勃勃生机,田守诚用他作为共产党人的责任、追求、信念和坚守,种下了希望之树。
 


关闭窗口  

版权所有©辽宁职业学院 地址:辽宁省铁岭市银州区岭东街一委 邮编:112099 E-mail:lnvcc@126.com